消除蟑螂

關於部落格
消除蟑螂
  • 22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中大新技術除登革熱傳播源 讓毒蚊"絕後"

     製圖/李煥菲   羊城晚報訊記者林世寧、通訊員蔡珊珊報道:記者從6日在中山大學結束的沃爾巴克氏體控制登革熱高峰論壇上獲悉,由中山大學奚志勇教授團隊開展的“以蚊治蚊”研究(詳見羊城晚報10月11日A3版報道),將於明年3月、4月春天到來之際,在南沙沙仔島釋放改良版蚊蟲。   沙仔島是理想試驗場   中山大學-密歇根州立大學熱帶病蟲媒控制聯合研究中心主任奚志勇教授帶領的團隊成功研發了阻斷登革熱傳播的新型策略,通過釋放攜帶沃爾巴克氏體的雄性蚊蟲(雄性不會叮咬人),能夠安全有效地降低白紋伊蚊的種群密度,控制登革熱的傳播。   今年,廣東登革熱疫情嚴峻,病例數已超過歷史病例數的總和。在高峰論壇期間,國內外專家對廣州登革熱疫點和選定的南沙沙仔島現場釋放點進行了調查,並結合美國、澳大利亞等國現場試驗經驗,對進一步優化廣州現場試驗方案提出了有價值的建議。   據奚志勇教授介紹,之所以選定沙仔島作為試驗點,原因是沙仔島可以達到比較理想的封閉效果,來自外界蚊蟲的干擾比較小,更有利於驗證試驗效果。   試驗期人工放雄蚊不咬人   奚志勇教授介紹說,項目試驗過程中需要當地居民理解和配合,特別是在試驗的第一階段,需要通過釋放大量的雄蚊來降低區域內蚊蟲的數量,而最理想的釋放比例為1:5,即當地有1只白紋伊蚊雄蚊,就釋放5只人工培養的改良版雄蚊,這樣就可以在較短時間內把區域內蚊蟲數量壓制到較小的數量內。   釋放時間初步計劃在明年春季三四月份,“到時候區域內居民可能會感覺到蚊子突然多了,但大家可以放心,‘種群壓制’階段釋放的雄蚊是不咬人的。”奚志勇教授說。科研團隊還會走進社區,回答居民的所有疑問,“大家保持原有的生活方式即可,不需要有任何變化。”   奚志勇表示,研究團隊釋放的蚊蟲可稱之為“益蚊”,與殺蟲劑相比,“以蚊治蚊”對生態環境的影響幾乎為零,因為殺蟲劑在殺死害蟲的同時也殺死了許多有益的昆蟲,而且容易產生耐藥性。   相對於殺蟲劑,“以蚊治蚊”可謂一勞永逸,一個區域內的雌蚊一旦攜帶沃爾巴克氏體,沃爾巴克氏體就穩定的駐留在蚊子體內,目前在澳大利亞的試驗結果顯示,經過四年,野外蚊子對登革熱病毒的免疫能力還是非常的好;而在實驗室中有效期已經達到了10年。   暫未能在全市範圍推廣   據瞭解,除了南沙沙仔島,科研團隊還計劃在海南和廣東江門進行試驗,如果都取得成功即可作為生物殺蟲劑全面推廣。   “但是以目前的蚊蟲生產能力,這項技術還無法在廣州範圍內全面推廣。”奚志勇教授說,但他請市民們放心,登革熱流行有個特點,就是存在一些發病率較高的“熱點”,到時只要在這些熱點實行“以蚊治蚊”就可以控制住登革熱流行。   據瞭解,目前如何區分雄蚊雌蚊仍是制約大規模蚊蟲生產的技術瓶頸,“雄蚊和雌蚊蛹的大小是不一樣的,可以通過物理方法進行分離,但是效率比較低。目前國際原子能機構正委托近20個科研團隊進行科研攻關,解決分離雌雄蚊子的難題”。   新聞鏈接   種群壓制 以蚊治蚊   中山大學-密歇根州立大學熱帶病蟲媒控制聯合研究中心奚志勇教授團隊從果蠅、伊蚊和庫蚊體內提取沃爾巴克氏體併成功將其導入到登革熱媒介白紋伊蚊體內,建立了穩定的攜帶新型沃爾巴克氏體的蚊株。   攜帶沃爾巴克氏體的雄蚊與非攜帶沃爾巴克氏體雌蚊交配所產的卵不能發育。通過大量釋放攜帶沃爾巴克氏體的雄蚊,可以使蚊子種群數量降低至不足以引起登革熱流行,這一措施稱為“種群壓制”。   研究還發現這些蚊子攜帶沃爾巴克氏體以後,沃爾巴克氏體在蚊媒體內能對多種人類病原體(如登革病毒、黃病毒和瘧原蟲等)產生抗性,沃爾巴克氏體就如同“疫苗”一樣阻隔了病毒,使病毒無法在蚊媒體內發展和傳播。所以在“種群壓制”的目標實現以後,再向野外釋放改造過的雌蚊,能夠進一步實現“種群替換”的目的。此時,即使外來輸入性傳染源,也不會引起登革熱暴發流行。(林世寧蔡珊珊) 編輯:冉丹  (原標題:中大新技術除登革熱傳播源 讓毒蚊"絕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